吉非替尼(Iressa)在非角化鼻咽癌细胞系中的临床前活性

  • A+
所属分类:吉非替尼
摘要

  本研究评估了鼻咽癌 (NPC) 对 吉非替尼 (Iressa) 反应的临床前活性和分子预测因子。在四种人类 NPC 细胞系 HK1、HONE-1、CNE2、C666-1 中评估了吉非替尼的活性。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吉非替尼敏感 (HK1, IC50= 250 nM) 和吉非替尼耐受药物细胞系 (HONE-1, IC50 1

本研究评估了鼻咽癌 (NPC) 对吉非替尼 (Iressa) 反应的临床前活性和分子预测因子。在四种人类 NPC 细胞系 HK1、HONE-1、CNE2、C666-1 中评估了吉非替尼的活性。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吉非替尼敏感 (HK1, IC50 = 250 nM) 和吉非替尼耐受药物细胞系 (HONE-1, IC50 > 15 μM) 并对比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和相关配体的表达,以及下游蛋白的活化。吉非替尼在 HK1 中比 HONE-1 细胞更显着地诱导 G1 周期阻滞、细胞凋亡和抑制细胞侵袭。与其他细胞系相比,HK1 表达更高水平的 p-EGFR、更低的 p-AKT 和磷酸讯号转导和转录激活因子 3 (p-STAT3)。发现EGFR基因在 HK1 中扩增。吉非替尼在 IC50浓度下显着抑制了 EGF 诱导的 p-EGFR、磷酸化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 (p-MAPK) 和 p-STAT3 的激活,但 p-AKT 在 HK1 和 HONE-1 细胞中显示出坚持激活。4 种 NPC 细胞系之间的 EGFR 配体表达没有差异。在来自对吉非替尼无反应者的 NPC 样本中,区别有 50% 和 60% 显示出细胞质和核 pi-EGFR 表达,33% 显示出 p-AKT 表达。EGFR或KRAS未检查到突变。该研究表明,大多数NPC细胞系对吉非替尼具有内在耐受药物性(HK1细胞除外),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认EGFR基因扩增和坚持的AKT激活是否会影响NPC对吉非替尼的反应。

吉非替尼(Iressa)在非角化鼻咽癌细胞系中的临床前活性

吉非替尼(Iressa)在非角化鼻咽癌细胞系中的临床前活性

在这项研究中,发现吉非替尼 (Iressa) 在人类 NPC 细胞系中抑制细胞生长和侵袭,诱导细胞凋亡和 G1 周期停滞,这与之前在其他恶性肿瘤类别中的报道一致。然而,实现这些效果所需的相对高浓度表明,除 HK1 外,大多数 NPC 细胞系本质上对吉非替尼具有抗性。此外,吉非替尼医治的 IC50浓度显着抑制 EGF 诱导的重要下游介质的磷酸化,即 STAT3 和 MAPK 在 HK1 和 HONE-1 细胞中的相似阶段,但 AKT 活化似乎在相似浓度下在两种细胞系中保持坚持。这些结果提示需要通过评估 EGFR 的激活水平及其下游讯号介质、配体表达、EGFR突变的存在和 NPC 中的基因扩增,通过对比具有代表性的吉非替尼敏感性的分子谱来阐明这些变化的分子基础。(HK1) 和抗性细胞系 (HONE-1)。

吉非替尼(Iressa)在非角化鼻咽癌细胞系中的临床前活性

两种细胞系在 EGFR 和下游介质的基础激活水平上不同,HK1 细胞表达更高水平的 p-EGFR 和 p-MAPK,而 HONE-1 表达更高水平的 p-AKT 和 p-STAT3。然而,在 EGF 刺激条件下,两种细胞系的 MAPK、AKT 和 STAT3 激活相似,表明这些讯号轴本质上是完整的。先前在其他恶性肿瘤类别中的研究表明,对吉非替尼的耐受药物性与 MAPK(例如前列腺癌细胞)和 AKT(例如在肺和神经胶质瘤细胞中)水平上升有关。与我们的研究一致,STAT3 激活延长尽管 STAT3 在低剂量的吉非替尼下很容易被抑制,但能够在对吉非替尼耐受药物的神经胶质瘤细胞中发现。与我们的 NPC 细胞系一样,在吉非替尼耐受药物的神经胶质瘤细胞中,与 EGFR 相比,需要更高浓度的吉非替尼来抑制 AKT 和 MAPK 激活,这表明 AKT 讯号可能是吉非替尼抑制作用的逃逸机制。

发现EGFR在对吉非替尼 (Iressa) 敏感的 HK1 细胞系中扩增。基因拷贝数延长或EGFR基因扩增是 NPC 中的常见事件,需要进一步验证以阐明 EGFR 扩增是否有助于提高 NPC 对吉非替尼的敏感性。这得到了肺癌样本研究的支持,其中EGFR拷贝数的延长与对吉非替尼的更好反应相关。

我们的体外数据表明,对吉非替尼 (Iressa) 的耐受药物性可能与 NPC 细胞系中较低水平的 EGFR 激活和坚持的 AKT 激活有关,因此我们检测了从先前报道的 II 期研究中对吉非替尼耐受药物的参与者获得的肿瘤样本。该研究在进入 15 名患病者后终止,因为未观察到临床反应,因此当前研究获得的活检数量较少。大约 33%(3/9 个样本)的肿瘤弱表达 p-AKT,这与之前报道中报道的 40% p-AKT 过表达率一致。当前队列中超过 50%(5/9 样本)未显示细胞质 EGFR 表达,而超过 60% 表达中度至强核 EGFR 表达——后者是某些恶性肿瘤的阴性预后要素。这是出乎意料的,因为我们之前的报告发现超过 80% 的 NPC 过表达细胞质 EGFR。然而,可用的肿瘤样本数量很少,因此很难得出结论。来自吉非替尼 (Iressa) 耐受药物患病者的 NPC 肿瘤中低水平的 AKT 激活与之前的肺癌研究一致,其中 p-AKT 表达的缺乏与吉非替尼医治后较差的临床结果相关。

总之,高水平的基础 EGFR 激活(可能来自EGFR基因扩增)是对吉非替尼 (Iressa) 敏感性的重要指标,而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认坚持的 AKT 激活是否可能与耐受药物相关。应进一步评估 EGFR 激活和基因扩增的肿瘤状态,作为在涉及 EGFR 抑制剂的临床实验中选择患病者的生物标志物。【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