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omitinib达克替尼与吉非替尼(gefitinib)作为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一线医治对比-

  • A+
所属分类:产品信息
摘要

背景:达克替尼是第二代、不可逆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我们将其与可逆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吉非替尼在晚后期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病者

  背景:达克替尼是第二代、不可逆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
Dacomitinib达克替尼与吉非替尼(gefitinib)作为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一线医治对比-
制剂。我们将其与可逆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吉非替尼(gefitinib)在晚后期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病者的一线医治中的治疗效果和安全特性进行了对比。  

  方式:在这项国际、多中心、随机、开放标签、3期研究(ARCHER1050)中,我们招募了患有新诊疗断定晚后期NSCLC和一个EGFR突变(外显子19删除或Leu858Arg)。我们随机分配参与者(1:1)接受口服达克替尼45mg/天(28天周期)或口服吉非替尼(gefitinib)250mg/天(28天周期),直到疾病进展或满足其他停药标准。 

 

  按种族和EGFR突变类别分层的随机化是通过中央交互式网络响应系统分配的计算机生成的随机代码完成的。主要终点是在意向医治人群中通过隐蔽独立审核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在接受至少一剂研究医治的所有患病者中评估安全特性。  

  发现:2013年5月9日至2015年3月20日时间段,452名符合条件的患病者被随机分配接受达克替尼(n=227)或吉非替尼(gefitinib)(n=225)。无进展生存期的中位随访时间为22·1个月(95%CI20·3-23·9)。根据隐蔽独立审核,达克替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4·7个月(95%CI11·1-16·6),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为9·2个月(9·1-11·0)(0·59,95%CI0·47-0·74;p<0·0001)。  

  最常见的3-4级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是痤疮样皮炎(接受达克替尼的227名患病者中有31名[14%],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的224名患病者中没有一名)、腹泻(19[8%]对两名[1%])和丙氨酸上升转氨酶水平(两个[1%]对19[8%])。  

  接受达克替尼医治的21名(9%)患病者和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的10名(4%)患病者报告了与医治相关的严重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达克替尼组发生了2例与医治相关的去世(1例与未医治的腹泻有关,1例与未医治的胆石症/肝病有关)和吉非替尼(gefitinib)组中的1例(与乙状结肠憩室炎/破裂并发肺炎有关)。  

  解读:在EGFR突变阳性NSCLC患病者的一线医治中,达克替尼Dacomitinib比吉非替尼(gefitinib)显着提高了无进展生存期,应被视为该人群的新医治选择。详情请扫码咨询: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PERJETA的效果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