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对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肺毒性-

  • A+
所属分类:产品信息
摘要

 吉非替尼( Gefitinib )是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的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用于医治成人 EGFR 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 (NSCLC)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是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的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用于医治成人 EGFR 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 (NSCLC)。在临床实践中已经观察到吉非替尼(gefitinib)对 NSCLC 患病者的临床好处,但吉非替尼(gefitinib)对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的肺毒性阶段仍不明白。本系统评价的目的是评估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吉非替尼(gefitinib)相关肺毒性的总体发生率和风险。

  从 Pubmed、Embase、Cochrane 图书馆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临床实验.gov 的数据库中确定了相关试验。结果包括总体发生率、优势比 (OR) 和 95% 置信区间 (CI)。根据纳入研究的异质性,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进行统计分析。

  根据纳入试验的数据,高级别咯血、肺炎、肺炎和间质性肺病(ILD)的总体发生率为0.49%(95% CI:0.24%–0.99%)、2.33%(95% CI) : 1.47%–3.66%)、2.24% (95% CI: 1.34%–3.72%) 和 1.43% (95% CI: 0.98%–2.09%)。高级别咯血、肺炎、肺炎和 ILD 的汇总 OR 为 1.73(95% CI:0.46–6.52;P = 0.42)、0.99(95% CI:0.66–1.49;P = 0.95)、4.70(95%) CI:1.48–14.95;P =0.0087)和 2.64(95% CI:1.22–5.69;P = 0.01)。

  与对照组相比,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与高级别/致死 ILD 和肺炎的风险显着延长相关,而其他高级别肺部(系统自动过滤词)(肺炎和咯血)的风险不显着。仔细监控吉非替尼(gefitinib)相关的肺毒性对于安全使用该药品至关重要。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是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 的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TKI),用于医治成人 EGFR 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 (NSCLC)。在临床实践中已经观察到在 NSCLC 患病者中施用吉非替尼(gefitinib)的临床好处。然而,吉非替尼(gefitinib)也与腹泻、皮疹和口腔炎等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有关。此外,临床实验报告了一系列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相关的不良肺部(系统自动过滤词),包括间质性肺病 (ILD) 和肺炎。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高发生率是由于吉非替尼(gefitinib)不同于常规化学疗法药品的特性和作用机制。肺毒性预后较差,因为其病理生理学尚不明白,医治选择有限。因此,必须了解吉非替尼(gefitinib)相关肺毒性的发生率。

  这项荟萃分析是评估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的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肺毒性相关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发生率的最新研究。该荟萃分析包括来自 23 项研究的 9054 名受试者。结果表明,高级别咯血、肺炎、肺炎和 ILD 的总体发生率区别为 0.49%、2.33%、2.24% 和 1.43%。此外,与对照组相比,吉非替尼(gefitinib)的使用与高级别 ILD 和肺炎的发生率显着延长有关,而高级别肺炎和致死咯血的风险则微不足道。高级别咯血、肺炎、肺炎和 ILD 的 OR 区别为 1.73、0.99、4.70 和 2.64。因此,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与发生肺毒性的意外高风险相关,尤其是 ILD 和肺炎。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间段,坚持监控和有效的预先防范管理至关重要。因此,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与发生肺毒性的意外高风险相关,尤其是 ILD 和肺炎。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间段,坚持监控和有效的预先防范管理至关重要。因此,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与发生肺毒性的意外高风险相关,尤其是 ILD 和肺炎。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时间段,坚持监控和有效的预先防范管理至关重要。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是一种口服有效的 EGFR-TKI,广泛用于医治晚后期 NSCLC。在实践中,它用于医治比临床实验中更加异质性的患病者群体。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来限制肺毒性的风险。上述肺毒性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可能对临床实验中医治方案的改变或中断有显着影响。因此,有必要对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的患病者进行常规监控。即使在放射学和广泛的临床后,也可能无法区分 NSCLS 患病者的肺毒性相关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和疾病进展。因此,所有接受医治的 NSCLC 患病者如果出现任何可疑的肺毒性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都应小心谨慎。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相关肺毒性的生病原因很复杂。尽管初期研究未检查到与吉非替尼(gefitinib)相关的特定肺毒性,但大型多项研究此后强调了其与肺纤维化的关联。一份报告表明,阻断热休克蛋白 70 的表达似乎会加剧吉非替尼(gefitinib)诱导的肺纤维化。因此,热休克蛋白70表达的诱导剂,如香叶基香叶基丙酮,可能在临床上用于医治吉非替尼(gefitinib)引发起的肺纤维化。肺纤维化是由活性氧和其他应激源引发起的上皮细胞反复损伤,伤口重塑和修复异常导致细胞外基质蛋白(如胶原蛋白)异常沉积而产生的。先前的研究表明,转化生长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对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患病者的肺毒性-
因子水平上升可能会延长肺肌成纤维细胞的数量,可能在肺纤维化中起关键作用并且氧化应激可能是吉非替尼(gefitinib)诱导的 ILD 恶化严重的诱因。

  总之,这项荟萃分析表明,与对照组相比,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与高级别/致死 ILD 和肺炎的风险显着延长相关,而其他高级别肺部(系统自动过滤词)(肺炎和咯血)的风险不显着。在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中,不良(系统自动过滤词)的监控对于检查肺毒性至关重要。初期诊疗断定和管理,包括停止吉非替尼(gefitinib)和/或静脉注射皮质类固醇医治,可能会避免致死的结果。仔细监控肺毒性对于更安全地用药物至关重要。【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怎样购买印度版的胰腺癌靶向药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