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剂量递增研究-

  • A+
所属分类:产品信息
摘要

  对于 吉非替尼 (Gefitinib)医治后病情稳定的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病者的最好医治方案尚未达成共识。这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研究旨在探

  对于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医治后病情稳定的晚后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病者的最好医治方案尚未达成共识。这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研究旨在探讨吉非替尼(gefitinib)的剂量递增是否会改善在标准吉非替尼(gefitinib)剂量 1 个月后高达 SD 的 NSCLC 患病者的反应和生存几率。2009 年 5 月至 2012 年 1 月时间段,466 名患病者入组,100 名符合条件的患病者随机(1:1)接受更高剂量(500 毫克/d;H 组)或继续标准剂量(250 毫克/d;S 组) ) 的吉非替尼(gefitinib)。两组的客观缓解率 (ORR) 相似(12.5% 对 12.5%,p= 1.000)。两组之间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 和总生存期 (OS) 没有显着差异(H 组 vs S 组:中位 PFS,5.30 个月 vs 6.23 个月,p= 0.167;中位 OS,13.70 个月 vs 18.87 个月) ,p= 0.156)。因此,对于接受 1 个月标准剂量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高达 SD 的患病者,吉非替尼(gefitinib)的剂量递增不会带来反应或生存优势。

  尽管 EGFR 突变已被公认为接受 EGFR TKI 医治的患病者临床结果的最重要预测因子,但药品暴露的作用仍存在争议。除了我们之前的研究,Nakamura等人还评估了血浆吉非替尼(gefitinib)浓度与其在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中的治疗效果之间的关系。在亚组分析中,高 D8/D3 组中 EGFR MT 患病者和 WT 患病者的中位 PFS 相似,而低 D8/D3 组中 WT EGFR 患病者的中位 PFS 最差。中村等人。得出的结论是,在 WT EGFR 患病者中,更好的生存与更高的药品血浆浓度相关。然而,在两项随机 II 期试验(IDEAL 1 和 2)中,250 mg/天的吉非替尼(gefitinib)与 500 mg/天的吉非替尼(gefitinib)一样有效,并且耐受性更好10,11。此外,Hirano等人。发现 PR 患病者吉非替尼(gefitinib)的 Cmax 显着低于 SD 患病者(中位 Cmax:区别为 278 和 588 ng/mL;p < 0.05)。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的血浆浓度时间曲线下面积 (0 -24 h) 与生存几率呈显着负相关 (p < 0.05) 。他们得出结论,高血浆浓度的吉非替尼(gefitinib)并不能保证对 MT EGFR 患病者的长期医治效果。

  目前的研究描述了一项独特的多中心随机研究,该研究探讨了 EGFR TKI 更好的医治结果也可部分归因于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更高的药品暴露的假设。我们的研究不同于 IDEAL 1 和 2 研究。在 IDEAL 1 和 2 中,患病者在医治开始时被随机分配两个剂量水平的吉非替尼(gefitinib)(250 与 500 毫克/d),而只有在用 250 毫克/d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医治 1 个月后高达 SD 的患病者被随机分配到 250本研究中吉非替尼(gefitinib)的 毫克/d 与 500 毫克/d 的比较。本研究可能会丰富更同质的患病者组,预计将稀释效应降至最低,并可能保持实际可行的患病者应计水平。在我们的研究中,吉非替尼(gefitinib)剂量递增显着延长药品血浆浓度。然而,这种延长并没有转化
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剂量递增研究-
为患病者反应或存活率的改善。结果与之前的研究一致,表明 500 mg吉非替尼(gefitinib)没有提供额外的益处。患病者选择为此提供了一种可能的解释。可能只有特定人群受益于剂量递增,但在目前的研究中,“吉非替尼(gefitinib)医治 1 个月后 SD”的临床特点不足以从整个人群中选择这些患病者。在 Yeo 的另一项研究中,在 MT EGFR NSCLC 患病者中,厄洛替尼(erlotinib)的剂量从 150 mg/天降低到 25 mg/天(相当于吉非替尼(gefitinib) 250 mg/天),显示出相似的反应率,但药副作用较少。因此,厄洛替尼(erlotinib) 25 毫克/d 可能是另一种给药方案。

  总之,这些结果意味着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 250 毫克/d 目前是 SD 患病者的最低临床有效剂量,并且在 MTD 内延长 EGFR-TKI 的剂量可能不会改善临床结果。

  皮疹是否能预测接受 EGFR TKI 医治的患病者的预后仍存在争议。在我们的研究中,患病者被分为出现≥ 2 级皮疹的患病者和出现 0-1 级皮疹的患病者。尽管皮疹更严重的患病者往往有更长的 PFS,但通过多变量分析,这并不显着。在我们的研究中,即使在 H 组中,也很少有患病者出现 ≥ 2 级皮疹,这一发现与 Rukazenkov等人的研究结果一致。他们发现吉非替尼(gefitinib)在肿瘤组织中显着积累;因此,血浆浓度低于厄洛替尼(erlotinib)的血浆浓度,提供在其靶点所需的浓度,以在肿瘤中实现有效的 EGFR 抑制,同时比厄洛替尼(erlotinib)引发起的皮肤毒性更小。

  总之,在接受吉非替尼(gefitinib) 250 毫克/d 1 个月高达 SD 的晚后期 NSCLC 患病者中,吉非替尼(gefitinib) 500 毫克/d 与吉非替尼(gefitinib) 250 毫克/d 相比没有带来反应或生存优势。考虑到成本效益比和安全问题,不建议在此类人群中常规应用吉非替尼(gefitinib)(Gefitinib)剂量递增。【微信:yaodaoyaofang】扫描下方二维码了解更多:

药道网—药到病除,助力生命。汇聚全球药品资讯:中国哪里能买到印度安利生坦片真药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